當前位置:首頁>資訊聚焦 > 要聞在線 > 正文

中國婦女報:成都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數據庫投入使用——保護兒童防線前移 兼顧基本權利平衡

發布時間:2019-09-29 16:13:02 來源:中國婦女報
分享到:
摘要:今年2月,由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的《2018—2022年檢察改革工作規劃》中指出,要建立健全性侵害未成年人違法犯罪信息庫和入職查詢制度。隨后,多地就此積極落地實踐。

今年2月,由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的《2018—2022年檢察改革工作規劃》中指出,要建立健全性侵害未成年人違法犯罪信息庫和入職查詢制度。隨后,多地就此積極落地實踐。

目前,“成都市侵害未成年人利益違法犯罪人員數據庫(簡稱‘數據庫’)已正式投入使用。” 近日,全程參與數據庫籌建的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簡稱成都市中院)少年家事審判庭法官祝穎哲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作為全國首批未成年人綜合審判庭試驗單位之一的成都市中院,從去年便開始先行先試。

據了解,2018年10月,成都中院聯合成都市檢察院、公安局、司法局、教育局、衛計委、交通局等7家單位會簽了《侵害未成年人利益違法犯罪人員信息查詢實施辦法》(簡稱實施辦法)。

“實施辦法是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并經過與聯合辦案單位、相關部門及業界學者等多方論證后而制定。” 祝穎哲介紹,“數據庫是實施辦法的核心載體,經過近一年的開發調試、數據錄入和應用培訓后才正式投入使用。”

對此,專家表示,成都市在數據庫上的探索,既遵循了兒童利益優先原則,又保護入庫人員的權利,是對“保障公民權利”“實現社會公正”的我國憲法基本精神的遵循。

擴展覆蓋人員及覆蓋行業

“目前,數據庫中的信息主要來源于成都地區法院審結的侵害未成年人案件,以及公安部門行政拘留處罰的案件。” 祝穎哲介紹,這其中包括“因對未成年人實施虐待等家庭暴力受到公安機關行政拘留處罰的人員。”

“將這部分人員納入,也有對社會形成震懾力的作用,希望能對虐待、拐賣未成年人等行為的發生有預防作用。” 祝穎哲表示,各成員單位在“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范圍以及覆蓋行業的范圍界定上,以兒童利益優先原則為最大遵循,最大限度地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發布了《關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從依法嚴懲性侵害犯罪、加大對未成年被害人的保護力度等方面作出規定,并明確了“兒童利益優先”原則。

“從2013年開始,如何預防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理論界、實務界以及社會輿論對此越來越關注。” 祝穎哲介紹,數據庫的開發建設,便是針對性侵未成年人案件,積極回應社會關切,借鑒先進地區對性侵未成年人罪犯信息公開和從業禁止工作的經驗,對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分子予以震懾,減少性侵未成年人案件發生的舉措。

基于此原則及目的,查詢單位的界定中,主要以“經常接觸未成年人的單位”為考量,不僅包括了幼兒園、小學、初中、幼兒及兒童培訓機構等教育單位、醫療機構、社會救助機構、體育場館等各單位,還將出租車行業也納入其中。

近幾年,各類打車用車平臺涌現,出租車行業發生了多起乘客被侵害事件。祝穎哲認為,“出租車行業也屬能經常接觸未成年人的單位,且將其納入其中不僅能保護未成年人,還將對更多的人群起到保護作用。”

兼顧入庫人員的權利

據了解,數據庫設立在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數據庫信息通過該院專有頻道,供教育、交通、司法、衛生等行政主管部門,依界定的數據庫覆蓋行業單位的申請予以查詢,數據庫中的相關信息作為該單位聘用人員時的參考。

由此,數據庫只有內部相關單位可查詢,且對所界定的覆蓋行業也并非強制使用,并沒有直接從業限制的強制力。

“這是在對其他地區探索經驗總結上的平衡。”祝穎哲說明,有些地區完全對社會公眾開放,引起了爭議,有些地區僅對一個部門開放,或會降低數據庫查詢效率增加成本。而成都市數據庫有針對性開放,是考慮了查詢主體的合規性,并盡可能保障查詢的效率和成本之后的一項決策。

關于強制力上,數據庫是在幾家相關單位出臺實施辦法基礎上建立,不屬于法律法規,本身不具備強制性,“主要是向社會提供法律資源服務,起到提示警示作用。”

也因此,成都市“數據庫”在兼顧入庫人員權利的程度上,“進行了更大一點的探索”。

首先,根據處罰或不同的刑期,入庫人員信息在數據庫中設計了相應的保留期限,如“被行政拘留處罰人員的信息保留期限為拘留期間及拘留期滿后三年”等,且規定在信息保留期間再實施侵害未成年人利益的違法犯罪行為的,信息保留期限則有相應的延長。

其次,還設置了入庫人員的權利申訴渠道。信息庫內記錄的人員認為自己沒有再實施侵害未成年人利益行為的危險,不具有社會危害性,可以向成都市中院提出申請撤銷數據庫信息。

“這樣的探索,是希望能保障各方利益之間的平衡。”祝穎哲介紹,下一步,成都中院將繼續豐富侵害未成年人利益違法犯罪數據信息,完善入庫人員的權利申訴救濟渠道,并在成員單位之間實現信息共享。另外,數據庫還將進一步錄入公安機關行政拘留處罰數據信息,并與檢察機關保護未成年人數據庫進行連通。

“我們期待通過數據庫的運行,將保護未成年人防線向前移,盡量避免未成年人接觸到危險源。同時也期望我們能夠在實踐層面上為國家今后建立統一的數據庫,提供直接、一手的數據參考,最大限度保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祝穎哲說。

“建立數據庫,盡量讓未成年人避免具有前科人員可能實施的性侵犯罪危險,讓其得到更有力的保護,說明了社會公眾、司法部門、相關主管部門等機構在性侵案件對未成年人將造成嚴重身心傷害、進而應特別重視預防等認知上已達成共識。” 西南民族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廖瑜對成都市數據庫的建立及投入使用表示了肯定。

“對兒童進行特殊、優先保護,既是道德準則,更是法律要求。”長期關注未成年人保護議題的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高級分析員張怡然介紹, 2015年8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的刑法修正案(九)正式將“從業禁止”的相關規定寫入刑法,為我國建立限制兒童性侵施害者從業限制建立立法基礎。

“建立專門的數據庫是落實限制從業的核心。通過覆蓋行業和覆蓋人員的拓展,成都市建立的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數據庫更為完善,涵蓋兒童能接觸的行業更全面,是擴展覆蓋范圍的新探索。”張怡然說。

同時,她也肯定了成都市數據庫在限制查詢權限和入庫時間范圍,并為入庫人員保留申訴權利的制度設計,“是重視有違法犯罪經歷人員的權利、鼓勵公眾對有違反犯罪經歷人員去標簽化的良好示范。”她介紹,研究表明,違法犯罪人員再犯罪的重要原因是難以融入主流社會,而犯罪群體更易接納有過違法犯罪經歷的人員,從而導致再次犯罪的發生。

廖瑜也對數據庫加大兼顧入庫人員的權利給予了一定的肯定。她提出,數據庫的建立,需在保護未成年人權利和我國憲法規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國家要尊重和保障人權”等根本和基礎性法律規定之間尋找平衡點。“在充分進行兒童權利保護時,兼顧已經履行完畢刑事責任的刑滿釋放人員的人格權和名譽權,尋找中間的合法合理平衡點,應是數據庫建立使用應當考慮的事項之一。”

廖瑜建議,性侵害未成年人違法犯罪信息庫和入職查詢制度的“出臺和頒布機關應該是立法機關”。她認為,“犧牲一部分公民的權利從而更好地保護兒童權益的事項應由國家立法機關來進行相應的立法,從而更好地做到法制的統一、實現法律的治理。”

6

色欲天天天影视综合网_&#,色天使天天射天天日,97公开caopo免费,久久免费视频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